您现在的位置:离退休工作网 >> 多彩夕阳 >> 正文

推荐动态

访故地、忆往事 ——湾丘成电干校回访记

作者/编辑:张仙   文章来源:老科协 龚耀寰   点击数:2668   更新时间:2016-01-20

四十多年前,成电有一大批教师在米易湾丘劳动生活近一年。干校的难忘岁月给每一个学员都留下了深刻的记忆。根据一些老师的建议,老科协于今年上半年开始筹备组织干校回访团。根据工作、当地气候等因素,确定11月底12月初进行。回访团共34人,于2015年11月27日晚出发,2015年12月1日早返回,前后历时五天。

2015年11月27日

离开成都

晚20点53分,回访团成员连同中国国际旅行社导游小杨35人一行乘坐T8869次火车从成都出发前往米易。

2015年11月28日

到达米易

经10个小时的夜间行车,我们乘坐的列车于11月28日08:43准时到达米易。旅行社考虑团员年龄大,为所有成员买到了下铺。由于火车行驶中不断晃荡,并且同车旅客很多人很晚才上床,不少老师睡得不是很好。但是,当到达米易时,个个精神焕发。米易站是个小站,大家很快就出了站。张孝澄老师已在站外等待。

1.jpg

回访团走出米易车站(唐婉山摄)

出站经几十米下坡路就上了等在路边的大巴车,该大巴车将是我们这次回访的专车。我们乘车直接前往我们入住的米易宁泽阳光酒店。该酒店为四星级,环境优美,房间设施似乎与五星级无异,大家非常满意。

参观米易县博物馆

放下行李、匆匆吃完早餐,即乘车前往米易县博物馆参观。博物馆内容丰富,有对米易历史的详细介绍。米易原名迷阳,经几次更名为米易。此地盛参大米,米易名字相当切合。据说轩辕黄帝的孙子颛顼生于此。

2.png

回访团成员参观米易博物馆(王仕德摄)

对我们来说,最关心的是里面的一个重点部分--干校。当然馆内介绍的主要是省五七干校。一张图片引起了大家的特别注意。那是介绍在干校劳动过的三个名人,其中之一是我校林为干院士。这使得大家都很高兴。

参观结束时,回访团成员为博物馆题词签名留念。题词为“博(物)馆内容让我们回忆起四十四年前在湾丘干校劳动锻炼的难忘记忆”。

5.png

回访团成员为博物馆题词签名留念照片(唐婉山摄)

回访省五七干校旧址

从博物馆出来,回访团即乘车去湾丘,途中在一小餐馆午餐。到达湾丘后首先到省五七干校旧址。省五七干校旧址现为四川省文物保护单位。门前大树旁四川省人民政府立有石碑,上刻“湾丘‘五七’干校旧址”

8.png

回访团成员在省五七干校旧址前合影(唐婉山摄)

………

44年前,我们成电干校在山上。我只到过省干校一次,那是来看内部参考电影。当时,全国都只有八个样板戏可看,能看内部参考电影是大事。我们吃过晚饭后以单人长列打着火把下山,一个多小时才到达省干校。到达时大院已站满了人。我们在后面看不到银幕。我好容易才挤上一个小台阶,只能站稳一只脚。就这样斜着身子站了6个小时,看了‘山本五十六’、‘啊!海军’、‘中途岛大战’等三部日本电影。一大早大家又返回山上继续劳动。

………

回访铁索桥

从省干校出来,即乘车去我们当时过安宁河必经的铁索桥。时过境迁,40多年的沧桑使得环境面貌发生了巨变。我们经过的几个到安宁河的街口看起来都差不多。好在熊、张两位老师先来探过路,最后终于找到了铁索桥。距离铁索桥不远是新建的非常宽敞的大桥。铁索桥已经基本不用,从街上到桥已没有路。我们是顺着土坡下去的。铁索桥比起我们印象中的桥似乎更高一些。桥头巨石上刻有 “五七大桥--四川省湾丘‘五七’干校” 边上立有“湾丘‘五七’大桥重建记”石碑(见照片)。

重建记曰:湾丘‘五七’大桥于1970年由省五七干校建成,是当时米易县第一座横跨安宁河的钢木结构吊桥。1995年改造为钢结构吊桥。1998年吊桥被洪水冲毁,1998-1999年重建。

回访成电五七干校

离开铁索桥即乘车去原成电五七干校。

………

四十四年前,成电干校第一批学员400余人来到米易湾丘成电干校劳动,以后又去了第二批和第三批。干校包括三个连。一连最低,在山下靠近山脚处。三连稍高,在临近安宁河的山坡上。我所在的二连最高,在半山腰上。当时彝胞全部住在高山上,二连驻地是他们出入大山必经之地。我们去之前只有小道上山。学校招的青工来后,由他们修建机耕道,一直修到二连。机耕道是由成电干校学员陈国寿老师勘查设计的。

当时二连驻地是一块几百平米的平坝。平坝上两边建了两排房子。一边是牛棚和十来间学员宿舍,另一边是锅炉房、厨房、仓库。厨房、仓库之间又横向建有两间房将空地隔成两个院子。横向的两间房就是二连连部。每个宿舍平均住10人。我所在的房间有4个双层床和一大一小两个单人床。总支书记柴志敏睡里面的大床。我睡临时在靠门处加的小床,人一躺下小床就要凹下去。当时军宣队管得很紧。晚上不准谈天、不准打扑克、不准下棋,只能学毛选。本来一天劳动就很累,所以大家很早就上床休息了。柴书记也曾经是军人,不管那一套,坚持找人下棋。我偷偷带了一本技术书,可是从来都没敢读一下。

我开始分到大田班,并负责管水。一连管水员是冯志超老师。水是庄稼的命脉,非常珍贵。我和冯老师都很认真,有几次,因为水流份额我和他起了争执,很不愉快。

当时,除了少数老先生外,学员大都是都是三十来岁的年轻人,稍后来的一批二十来岁的青工。大家都精力充沛。为了好好改造,每个人劳动都非常卖力。有一些同志特别身强力壮,比如陈天琪同志能挑起将近220斤的担子快步走。

由于劳动强度大,不到吃饭时间,早已饥肠辘辘,盼着尽快收工。厨房杀猪打牙祭是大事,一听收工命令,立即回房拿碗冲向厨房前院坝露天食堂。炊事班长陈简文亲自掌勺。可是,班长似乎得了感冒,眼看满满一勺肉,手一抖就少了三分之一。为了多的都一点,大家都尽可能拿大碗。有一次三连打牙祭,一位老先生没有大碗,情急之下把别人床下一个大碗拿去打了菜。后来才知那个碗是人家专门用来洗痔疮的,连连叫苦,反胃了好长时间。

一天有人通知我到连部去,听到通知很担心是否做错了什么事。去后才知是通知我去东北某靶场参加2451项目的验收试验。2451项目的目标是研制我国第一套火箭遥测系统。我是该项目的项目负责人之一并负责接收机研制,特别希望看到数年辛苦攻关的最终成果,当然乐于成行。到了靶场,立即投入紧张的试验工作。在靶场工作期间发生了震惊中外的913事件,林彪出逃路线距离我们所在地方不远。那段时间气氛非常紧张。有两天晚上军人都在野外露营。当时我们只知道发生了大事,但不知是什么事。大家都以为中苏可能要开战。我们的工作只暂停了几天即继续进行,最后成功完成了验收试验,得到军委的表扬。

试验完成后,我又回到湾丘干校,并被调到喂牛班。喂牛班劳动强度不如大田班,但是工作时间很长。米易地区的牛很大,以前我看到牛都有点害怕,这时不得不成天同牛在一起。过了一段时间,不但不怕牛,而且能将手伸进牛嘴将其掰开喂药。为了准备饲料,还要和锅炉班打交道。张煦、王端骧两位老先生就在锅炉班,工作非常认真。有一根固定电桩的斜拉粗铁丝正好在去锅炉房的路上。烧锅炉常常要早上四五点钟去工作。张老师眼睛不大好,被绊倒几次。后来,他不知从哪里弄来白漆,将铁丝涂成黑白相间的条纹才解决了问题。

………

时过境迁,今天包括原成电干校在内的大片土地已经属于矿山范围。原来的机耕道已变成一大一小两条水泥路。大路上运矿石的卡车络绎不断。幸好熊老师有一张当时的珍贵照片,对照背后的山形确定了二连原来的位置。现在那里已是农民的院落。回访团团员们那里站了很久,叙旧、拍照。

15.png

回访团成员在成电二连旧址合影(王仕德摄)

离开成电干校后即乘车回米易县城。晚餐后大家游览了酒店周围景色。几位同志访问了张孝澄、陈剑波在米易的家,受到热情接待。他们对于在米易过冬非常满意。

2015年11月29日

游览米易龙潭溶洞(颛顼龙洞)

早餐后,8:30出发乘车30公里到达米易龙潭溶洞。

龙潭溶洞正式名称为颛顼龙洞。龙潭溶洞景区树木茂盛,洞口有清澈的水池。龙潭溶洞洞内全长1100米,景色非常壮观,据称有7厅、9潭、4处瀑布、21处景点。比较我去过的溶洞,龙潭溶洞给我印象深的是还有两点:1.参观时由下往上走,从海拔1600米到1800米,高差200米,相当于沿不规则的、狭窄低矮而潮湿的旋转楼梯爬70多层的高楼。2.溶洞内水流极为丰富、水汽弥漫,这更增加行走的难度。经2个时左右的上行,终于从上面的洞口出来,我的汗衫已完全被汗水湿透。下山时阳光灿烂、空气清新,感觉好极了。然后乘车前往西昌。

讨论是否去卫星基地

去西昌路上,大家讨论是否去卫星基地的问题。对于是否去卫星基地,普遍的说法是:没有去过的不去要后悔,去了回来也要后悔!对于是否去卫星基地有两种不同意见:去过的(多数)希望不去;没去过的希望去,有同志还很坚决。我只好建议晚餐再商量。后来,司机孙师傅建议还是去,只需把行程调整一下,今天就参观泸山。大家一致同意。

参观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

到达西昌后先参观位于泸山景区内的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。这是我国第一个民族博物馆,1985年建成开放。凉山是我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。50年代初,这里大部分地区还保留着较为完整的奴隶社会形态。1956年实行民主改革后凉山从奴隶社会一步飞跃到社会主义社会。博物馆保存了许多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实物和资料,也展示了现在彝族人民生活现状。

………

1971年时,我们在干校周围和山上的彝族同胞生活方式还比较落后。他们蹲着睡觉不用床。当时,队长家有床,但也不用。他们喜欢喝酒,在垭口常常可看到酒醉后熟睡在地上的彝胞。我们周围的彝胞多数比较富裕。一次,连部叫我去帮一个彝胞修半导体收音机。我们的月工资只有53元。他的半导体收音机当时卖180元,是很昂贵的商品。可是由于他做饭的锅架在屋中间,下面烧柴,又没有烟筒通屋外,因而屋内油烟很重。收音机上也满是油烟,实在没法修了。

彝胞非常友好,你对他好,他会对你更好。 他们又非常直率。排长孔祥生曾应邀到队长家做客。主人做饭时,将猪肠粪便挤出后直接下锅熬汤。孔祥生实在吃不下,不动筷子。这可惹毛了队长,‘不*交往了!’。

1950年代民主改革后,政府曾动员他们到山下河岸居住,但是有人因不习惯而生病,他们又搬回山上去了。

………

现在,彝族同胞生活方式和汉人没有差别。在我们去干校途中,远远看见安宁河对岸河边有不少的在阳光照耀下的崭新的彝族民居。在米易和西昌城里,外地人根本分不出谁是彝胞。

游览泸山

参观完彝族博物馆就去游览泸山。

泸山位于西昌城南5公里,海拨2317米。山上有汉、唐、明、清修建的10多座分别为儒教、道教、佛教寺庙,三教和睦相处上千年,这在全国也绝无仅有。据说山上古树参天,松树尢其茂盛。可惜时间有限,我只参观了第一个寺庙--光福寺,然后就匆匆下山。泸山还从峨眉山引进了一批猴子,山下路边就可看到。但是,因为我们实际上只到了山脚,看到的猴子在小贩摊点和游客中穿来穿去,似乎完全失去了观看峨眉山猴子的氛围。

晚餐后乘车去当日入住酒店--西昌星光宾馆。宾馆位于市中心,在一条街的尽头,其环境比米易宁泽酒店差多了。房间设施还算可以,可能是修建较早的酒店。大家都很劳累,很早就上床休息了。

2015年11月30日

参观西昌卫星发射基地

早餐后,08:30即出发前往西昌卫星发射基地。基地位于西昌市西北67公里,需要约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。到达后,我们改乘基地观光车到专为游客建设的观景台。

在观景台上,基地导游给大家对基地做了介绍。基地建于1970年代初,是亚洲规模最大、设备最先进的新型卫星发射场。发射场区的两个发射工位(即誉为“亚洲第一塔”的2号发射工位和为确保我国登月计划顺利实施而新建的新3号发射工位)及技术测试中心、指挥控制中心等配套设施,能担负和完成多种型号的国内外卫星发射服务。自1984年第一颗实验通信卫星发射成功以来,十余年间已先后用"长征三号"、"长征二号E"、"长征三号甲"运载火箭成功发射了二十余颗卫星。

离开观景台再次乘车到山下的展览馆。展览馆外场地上有卫星火箭模型和回收的火箭。展览馆内有回收的卫星、发动机和各种模型,还有各种介绍图片和说明文字。

25.png

回访团在卫星发射基地展览馆外广场合影(王仕德摄)

背后右边是火箭模型,左边是实物

游览邛海位于湿地公园

参观结束后即乘车返回西昌,中途在一小镇午餐。到西昌后直接就去邛海景区。

邛海位于西昌市东南,水域面积31平方公里,是四川省第二大天然淡水湖。邛海已被规划为湿地公园,现有6期(1-6期)景区。3、4期正在修建。我们先到5、6期,然后到1、2期。1、2期最先建成,较为完善。沿湖畔绿树成荫,建有环湖人行步道和自行车道。可以租车游玩。湖边建有多处码头,可以乘船游览。我们时间有限,只能步行观景。据十多年前来过邛海的老师说,那时湖水很脏。经过多年的治理,现在湖水已经相当清澈。景区内有不少酒店餐馆。如果有时间,在西昌多住一天,一定可以得到非常惬意的休闲享受。

乘车返成都

晚餐后即到西昌火车站,等候乘坐火车。候车厅没有成都站那样拥挤,开车前半小时我们安然登车。有一批凉山军分区退伍军人与我们同车厢。站台上有一队来欢送他们回家的战士。19点40分T8870次列车准时开动。在列车徐徐前进的同时,排成整齐的队形、行着军礼的战士在向战友告别。我感到似乎也在向我们告别。我们就这样离开西昌,开始返回成都的旅程。

2015年12月1日

安全返回成都

早上6点26分,列车准时到达成都。我们也圆满完成这次干校回访行。



上一篇文章:合唱四团应邀参加青羊区老年大学俄语歌曲联谊会

下一篇文章:离退休教职工参加学校庆“三八”八段锦展演